小草客户端入口

   夏日的夜晚依旧很热,及时屋子里开了空调,可还是让吻到情深的两人都汗湿了,秦子衿并不抗拒苏默南的触碰,只是有些青雉的一点点去回应他,这样的初吻对于她来说有些涩,却又有几分微甜。

   苏默南缓缓抬手去抚摸她,每触碰一下,秦子衿就忍不住颤抖下,还会低吟出声,这让秦子衿觉得十分羞,紧闭着双眼,不敢去看他。

   消瘦的身子在他的挑逗下变得越来越软,苏默南便一边搂着她,一边打算褪去了自己的衣物。

   可眼看着要到正戏上了,苏大少要干大少了,放在上衣里袋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一道悠长而又悦耳的音律将衣帽间里冒着粉色泡泡的暧昧气息全都戳破,一瞬间就回归到了往日夜晚的宁静。

   秦子衿整个人一怔,眼底的迷离夜渐渐消失,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也慢慢恢复了片段,猛地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容。

   听到铃声,苏默南也是一愣,刚离开她的唇,就对上了她的视线,害得他脸上的表情也有不自然起来了,目光变得闪躲,眉头一觑,直接抬手捂住了她的双眼,低声道:“别看我。”音落便再次封住了她的唇,不给她半点反应的机会。

   秦子衿原本紧握着的手在他再次吻上来时瞬间张开,神情紧绷着:“唔……。”

   在他大掌下的水眸眨巴了好几下,由于两人现在隔得非常近,苏默南所有的表情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包括刚刚他那不自然的样子。

   所以……他这是不好意思,害羞了吗?

   秦子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惊到了,下意识张开了唇,却给了苏默南可乘之机,大掌用力拖着她的身子,忽然咬了下她的嘴唇。

   痛得秦子衿抬手抵住他的胸膛,反抗道:“唔……咬我……嗯……做什么?”

   捂着她眼睛的手依旧没有放开,只是感受到她反抗的苏默南微顿了下,忽然放缓了动作。

   虎牙mm秋千上的美好清纯回忆写真

   然而原本已经断了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两人相互一愣,周围瞬间弥漫着一种名叫‘尴尬’的气氛萦绕在左右。

   苏默南搂着她,余光瞥了眼自己上衣袋子处,眸光渐渐变得森冷了下来,却依旧没有打算放手的意思,可秦子衿就恩耐不住了,一想到自己现在寸不着缕不说,还和苏默南这么暧昧的在接吻,脸上就红得跟血一样透。

   慌忙的抬手抵住他的胸膛,轻轻将他往外推:“那个……你……你还是先接电话吧!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找你,我……我先去洗澡了。”说完,直接从他怀里溜开,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睡衣就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跑去,也顾不及脚上还有一只鞋子没有穿。

   怀里一空,苏默南抿紧凉唇,望着那抹落荒而逃的倩影,紧觑着眉头抬手扶额,面上显着不太悦的气色,恼怒的将手机拿出来,看到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写着‘顾诸承’这三个字,脸瞬间一黑,直接挂断,二话不说的就将号码拉入了黑名单,将手机收入袋中,霸气转身出了衣帽间。

   而那头被挂断电话了顾诸承不解的看着手机,嘴里还嘟囔着:“这人在干嘛,不接电话还挂我电话。”说着,就又拨过去,发现电话已经打不过去了。

   顾诸承是彻底懵逼了,狐疑的睨着手机,歪着脑袋:“这是……把我拉黑了的节奏吗?”

   想着,顾诸承直接打开微信给苏默南发消息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还挂他电话,还是不是把他拉黑了?

   去了浴室的秦子衿打开花洒,双手捧着脸颊,紧睨着镜子中自己的嘴唇,回想起刚刚那个激烈的吻,就忍不住连同眼睛也捂住。

   啊!真是羞死人了。

   在浴室里磨蹭了足足半个小时,秦子衿才慢慢挪着步子从里面走出来,双手绞在一起,心里在想,待会应该和他说些什么,又该怎么去面对他?

   可她一出了浴室,走进卧室,就看见苏默南盘着腿靠在软枕上,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和谁聊天,打字打得十分欢快,脸上的表情还十分傲气和不屑,更多的是不悦。

   浑然没有刚刚他们之间那种暧昧的气息,这让秦子衿心里觉得堵得慌。

   听到声响,原本还在专注打字聊天的苏默南抬头,对上秦子衿那双还浮着层层水雾的明眸,秦子衿的心‘咯噔’一响,就连心跳声都漏了几拍,连忙出声道:“我洗好了,你可以去洗了。”

   说完后,秦子衿又觉得不太对劲,有一种让人误会的感觉,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干脆收回视线低头绕过床头,僵硬的掀开被子躺上去,就靠着床沿边睡着,还背对着他。

   从她收回视线开始,苏默南的目光就一直紧随着她,看着她直接睡下了,还离自己那么远,眼睛一眯,也懒得再去回顾诸承的消息了,将手机丢到一旁,侧着身子睨着她的背影。

   由于她是侧着睡的,黑色的秀发随意的散落在枕头上,小草客户端入口白皙的锁骨和身穿酒红色睡衣就映入他的眼底,紧抿着凉唇,缓缓出声:“秦子衿。”

   “啊?”

   一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秦子衿就像是惊弓之鸟一般,红着脸回头看着他,底气不足的问:“干……干什么?”

   “刚刚我们……。”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刚刚什么都没有……。”秦子衿心虚的梗着脖子,抢断他的话,说完之后,又默默转过头:“那个……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啊……。”

   话才说到一半,秦子衿的手臂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整个人被拽着平躺着,下秒,一抹伟岸的黑影就忽然覆身上来,将她压在身下。

   秦子衿整个人一慌,望着近在咫尺的俊容,讪讪的问:“你……做什么?”

   “秦子衿。”

   “干……干嘛?”

   “你在侮辱我?”

   “什么?”

   秦子衿一时之间没太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完全忘记了害羞,满眼都是疑惑和不解。

   “这才多久,就不记得了?我来给你好好回忆一下。”冷淡的尾音刚落,秦子衿的唇就被封上。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Related Post